年轻人,别总把没意思挂在嘴边

过年那会儿,我和妈妈外出旅游。几天时间,一切都和圆满沾不上边。阴雨骤冷的坏天气,自己粗心的磕碰和不争气的身体。似乎距离原计划,偏了十万八千里。本想去评分颇高的网红餐厅,怎知它是小巷深处的简易棚,走两步差点扭到脚脖子;本想去东望洋山看风景,怎料我和路上的游人拥来挤去,像极了海底迷路的沙丁鱼。记得某位朋友说过,如果能辨别十种及以上的植物,城市将会变得不同。只可惜,我既无闲情,也无逸致。在家吧,嫌弃所处环境太乏味,身边琐事太糟心;外出吧,到哪都走马观花,不曾去沉浸,去珍惜。一旦想象和现实有落差,万般情绪涌上心头,最终化为千篇一律的:“没意思,真没意思。”现在回想,还挺遗憾的。光顾着怨这怨那了,却忘了收拾心情。如果连别处的美好,周遭的景致都不曾流连——就算跑到南北两极,跑到天堂秘境,又如何读懂那里的风情?更多时候,不是远方没劲,而是我太无趣。

曾和年长我五岁的学姐,聊起彼此现状。

她说二十多岁的人,特别容易往两个方向走,要么越来越丰盈,越来越有生气;要么越来越无趣,与外界异常疏离。

我想,我听说,我觉得,我以为……

过剩的经验,浅尝的知识,僵化的思维,一再拦截着好奇心和探索欲——

从而越来越无感,越来越盲目,越来越没有自己的思路和想法。

身边就有那样的人。

大学时宅在宿舍,从未踏出舒适区;工作后敷衍了事,怕东怕西怕出错。

于是熬夜和通宵,赖了床;于是胡吃和海喝,昏了脑;于是懒惰和松懈,乱了心。

也曾建议他,既然处于低谷,不如静下来。看些书,学点技能,或者出去走走,多锻炼。

只可惜,他每次的回答都如出一辙:我也很想啊,但最近状态不好;这机会确实还行,但我不合适;下次吧,反正下次来得及…

当一个人身处海底,会找不到浮出水面的理由。

就这样,他本应做个实干派,却得过且过,活成了白日空想家。到头来,又能怨谁?

或许,真正的无趣,是心态的老化。眼里不再有星星,身边不再有期许。

想起之前,推荐过一部纪录片,《人生果实》。

90岁的老爷爷和87岁的老奶奶,岁数很大了,却丝毫没有暮年感。

庭院里,夫妻俩锄地、拔草、挖土豆,采摘、煮酒、熬果酱。

修一爷爷热衷写信,每次一写就是十几封,踩着单车去邮局寄;英子奶奶呢,喜欢换着花样做好吃的,烤完蛋糕酿酸奶,周末不忘打年糕。

因为怀抱着热忱和天真,不惧怕告别也不惧怕未知。他们是耐泡的普洱,更是B612星球的幸运儿。

当然,并非每个人都如此通达。

但最起码你要踏出第一步,去想想:还有什么技能可待挖掘?还有什么渴望没有实现?还有什么兴趣点从未踏足?

所谓“佛系”,从不意味着颓丧、懒惰、得过且过。而像英子说的那样,除了睡觉,你别赖在床上。

能够支撑一个人的,不是浮躁、焦灼和自责,而是喜爱、擅长与甘愿。

因为每天都很崭新,每天都要很用心过。

《世说新语》里,记载着王子猷的一桩逸事。

大雪之夜,他被冻醒。本想在园中赏雪饮酒,却忽地想起老朋友。

若是换做现代人,定有一百个借口睡过去——天冷会感冒;明天要上班;微信能联系。

而王子猷呢,压根不管路多远、风多烈,反倒推开门,夜乘小舟就之。

船行一夜,终于到达友人住所。

他却摆摆手,决定转身回家。原因是:“吾本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?”

做任何事情,大抵都是为了快乐。

谁都没法经由一个没有喜悦的旅程,而到达一个喜悦的终点。

以前拍照时,我会不懂装懂,跟人讨论什么时候是按快门的好时机,好天气。

现在却觉得:月圆月缺,阴晴雨雪,都是大自然的馈赠,没有什么好与不好。

就像布列松在周游列国,无物可拍时拍自己的脚,雪地里一条野狗,荒寂旷野的飞鸟;森山大道用三小时等待空无一人的长街,烟花迸发的刹那。

“当一个人如此纯粹,如此清醒,如此专注于当下,生命真是一件赏心乐事。”

在他们眼里,任何时候都有美景,所有的时光都珍贵。有缺憾,有期待,才成了日子。

比起冷漠嗤笑地旁观人世,倒不如,积极火热地投入生活。

真想被自己的好奇心牵绊,在生命租期截止前,好好看看这个世界——

低气压区域已过,嗨,欢迎来到愉快旅程的起点。

文章来源:读者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